导航

梦中情人

每个男人,骨子里头大概总有这样一种情结:想拥有一个红颜知己,这个红颜不是妻子,也不是情人,而是居住在他精神领域里的那一个,她不一定美丽,但一定娴静,圣洁,善解人意。
  他们之间空间距离不会太近,太近了,知根知底,反做不成知己,他们最好是在出差途中相遇,或者说是在一次意外中相识,他有他的城市他的家,她也有她的城市她的家,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懂得.也不过随便地聊了一聊,竟然不知不觉就聊了一下午,话是那么多,那么有趣而又兴趣盎然.他突然就很感动很感动了,他好久没有这么感动了,日复一日机械的日常生活已汰洗掉他所有的激情,他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麻木.而她的出现,却似一抹春天的绿色,擦亮他生锈的眼。他隔着电脑屏幕,或者,隔了一座城市,握着听筒---望她.远距离里,她浅浅的笑声,她浅浅的话语,天簌一般,美妙,不可言传,直抵他的灵魂。从此他心里有了牵挂,淡而绵长的,是微微微的甜蜜的醉。
  他把她藏在心底,藏在他精神的家园.每隔一段时间,他会很想她,想她了就会约了她说话。他没有任何其它的杂念,只是想对她倾诉.她懂得他的一切,哪怕是叹息,哪怕是哭泣。男人有时也很软弱,而这种软弱,他多半不愿给他的妻子知道。他不是不爱他的妻,这完全是两码事,一个是现实里的,一个是精神里的。男人希望自己在现实里永远是树的形象---高大而伟岸。
  她静静地倾听,体贴如冬夜里的一杯暧茶。她不会刨根问底地探寻他哭的缘由,也不会嘲笑他的孩子气。她没有妻的霸道,情人的贪婪,她是静静的一株百合,在午夜里,一点一点入了男人的心。在男人哭完的时候,她会沉默半晌,而后很轻很柔地说一句,早点睡吧,别想太多,明天太阳又会升起。男人陡然觉得全身心都放松了,是那种卸下千斤重担般的轻松。
  她有时也会主动和他聊,聊生活中的点滴,她是快乐的,灵动着的。他听着,竟觉得特别的有趣---她一直住在他的梦里面,他实在想像不出她生活中凡俗的模样.他呵呵笑起来,因为她的凡俗,她听了,会嘟起嘴小女人似的撒一个娇,----一点也不做作,很可爱,他喜欢。更多的时候,他们会海阔天空的乱聊,他帮说上句,她就知道下文,十分的默契,像童话。
  这样的红颜知己是冰雪着的,她一旦被某个男人视为知己了,她就绝对会把距离捏得很准,让自己永远像一树花似的,在男人的想像里繁盛,总也开不尽。男人的梦想里,便总期望着能与这样的女子相遇,一旦遇上,他们的寂寞和软弱,便都有了寄存的地方,红颜知己是男人们不息的一个梦。
  梦中的是应该在梦中才有的。现实中的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谁都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漂亮 绝色美人。现实中的要两个人都爱对方包容对方理解才能可以更好的生活在一起。